返回

尘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章四 换相见 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天上,昆仑。
    先前带着仙兵前去太明玉完天的昊明出现在空中,足踏仙云,仙袍颤动,在昆仑云端上疾疾而行,看他面色凝重,神情忧惶,显然是发生了大事。
    昆仑之巅,仙帝温和浑厚的声音徐徐响起:“昊明,何事如此慌张?”
    昊明刹住脚步,在云端上就地拜倒,急急道:“陛下!昊明刚刚察知,九幽之炎已于人间重燃!”
    昆仑上一片空寂,片刻后,仙帝方道:“且由它去吧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    昊明大急,道:“陛下,九幽之炎怎会是小事?一旦此火蔓延开来,后果不堪设想!只怕整个人间到最后只剩一头九幽巨魔。陛下,须得早做打算啊!”
    仙帝仍是语声从容,“下界此时不是有禹狁在吗,就交与他处理好了。”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”昊明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礼数,仙帝话音未落,他已大声插话。
    随即,他略镇定心神,放缓语气道:“陛下明鉴,禹狁素来自傲,仙法虽强,办事却并不如何稳妥。九幽之炎重现是何等重要,哪容得出半点差错?只消差了一点,失却了九幽之炎的踪迹,今后又到哪里找去?人间界广大,九幽之炎又最擅采掠隐藏,若让它成了气候,就算耗尽混沌之气,尽下百万天兵,怕也徒劳无功啊!”
    仙帝呵呵一笑,道:“那你说当如何?”
    昊明沉吟一下,大声道:“臣愿亲下凡间,将九幽之炎灭于燎原之前!”
    仙帝悠然道:“九幽之炎霸道无伦,六道诸界,也无物可以制限。想那黄泉之下,九幽之地何等广袤浩瀚,与我仙界玄荒不相上下,却也只能容得下十三巨魔。昊明,你且想想,如此霸道之物,怎可在人间长存?”
    昊明道:“臣也明白这个道理。可是九幽之炎确已在人间点燃,难道就这样放任不成?”
    仙帝默然片刻,方道:“大道之下,万物皆各行其路。九幽之炎既不属人间之物,用不了多久,便会自行熄灭。你无须过多烦恼。”
    昊明还想说些什么,昆仑上方天风又起,他知道仙帝神识已归,只得长叹一声,无奈起身,恨恨道:“下界主事的是谁不好,偏偏是禹狁!这次若坏了大事,我倒要看看大罗天君你如何交待!”
    阴间,永暗的天空忽然亮起一道极刺眼的火光,一道火浪滚滚而下,轰然落于酆都南门外,火焰熊熊,只是数息已将酆都厚达数丈的黑铁城门给熔得凹了进去,城门外的黑岩地面更是熔化出一个方圆百丈,深十余丈的巨坑。
    火光如锐芒,更刺瞎了城头上不知多少阴兵鬼将的双眼。
    在少数几个修为远胜的鬼将愕然注视下,天火中竟飘出一个清丽无伦的绝色女子来!她只随意向城头扫了一眼,诸阴兵鬼将无不觉得她看得就是自己,胸中阴气登时狂乱起来,脸色更是憋得黑青,方才没有失态到跃下城墙,只为了就近看上她一眼的地步。
    最初的失神过后,城墙上资历最深的一名鬼将终于想起了这名甚为眼熟的女子是谁,登时高声嚎叫起来:“是苏姀!苏姀来了!快去通知王爷!”
    苏姀盈盈立于火中,向城头送去一道似嗔似笑的秋波,嫣然笑道:“总算还有记得你家苏姐姐我的,算你们有些良心。可是既然知道姐姐来了,十殿阎王怎么一个都不见出来迎接,难道都死绝了不成?”
    那鬼将在城头上汗出如浆,忙堆起自认为最阿谀的笑容,深深地弯下腰去,讨好道:“苏老神仙仙驾光临,酆都上下蓬荜生辉啊!老神仙稍稍等待,王爷们这就到了……”
    未等这鬼将说完,苏姀一张俏脸已变得雪白,偏那鬼将还将“老神仙”三个最犯她忌讳的字咬得极重,实是死到临头,犹未自知。
    苏姀骤然提气清喝:“既然知道姐姐来了,怎还不大开城门迎接?也罢,你们不开,姐姐我也就不客气了!谁来替我将这鬼城给拆了?”
    苏姀这一喝,清清朗朗,声音瞬息间传至千万里外。酆都内外,鬼将阎王尽皆震惊当地,再也说不出话来,自然也就无人前来开门。苏姀这一喝,传遍四野八荒,道行之深,较之前次来时又不知高了多少倍,说要拆了酆都,倒也不是一句空话。
    苏姀虽放言要拆了酆都,却立在火中,动也不动。众鬼不由暗松一口气,以为她不过说句气话,城头阴兵鬼将端立原地大气不敢喘一口,城内阎王则忙忙整袍佩带欲匆匆出迎。
    忽然一声震彻天地的长鸣起于弱水之外、无尽苍野深处!鸣音激昂高亮,越过莽莽荒野滚滚而来,直震得酆都城墙上落下许多碎石来。
    鸣音悠远不落,东北西三处又各起了三声啸音,遥相应和。这三声啸音或低沉、或尖锐、或苍凉,各不相同,然而所蕴含的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却是完全相同。
    城上群鬼心惊胆战、惶然四顾,不知是谁眼尖,忽然指着弱水彼岸,大叫起来。众鬼顺着它手指方向望去,只见弱水对岸处浮来一片黑压压的、足有成百上千里方圆的黑云。这黑云来得好快,几乎是才自苍野尽头现身,转眼间已抵弱水河畔。群鬼这才看清,这哪里是什么黑云,分明是一只大到了不可思议地步的巨鸟!单是那一双凤目,便有百丈之长!
    群鬼中不乏有见识宽广之辈,登时一声呻吟:“这是冥凤……”
    不等群鬼有余睱惊叫奔走,冥凤即喷出一道宽达十里的阴火,阴火一触弱水,即刻泛起浓浓水雾,直冲天际!
    于是众鬼骇然发现,冥凤自浓雾中昂然而出,凤口一张,又是一道汇聚成百丈粗细的阴火喷出,轰然击在酆都城门上!
    在阴火侵蚀下,不仅是城门,连同城门上方的百丈墙壁都在悄然融化坍塌。数以万计的鬼役阴卒惨嚎着从城头落下,掉进熊熊阴火之中,转眼间就被炼得连灰都不留一丝。
    酆都城墙上的缺口由小而大,转眼间已扩至十里大小,冥凤却是意犹未尽,阴火前冲,直到在酆都城内开出一道宽十里、长百里的平地后,这才罢休。秦广王的半边阎王殿也就此付之一炬。
    冥凤心满意足地长鸣一声,方收翅伏地,凤头低垂懒洋洋地打起盹来。酆都城头,侥幸逃生的十殿阎王与一众小鬼,看着冥凤身后的弱水,早已心胆俱丧。弱水,万物沉底,片羽不渡,冥凤竟以阴火把那从无停歇的弱水硬生生地焚干了数百里长的一段,方得从容过河!
    苏姀飘然落地,沿着冥凤开辟出来的荡荡坦途,施施然向酆都城内行去。十殿阎王这才醒悟过来,心里清楚绝对惹不得这位漂亮祖宗,立刻各施神通,从十里高城墙上一一跃下,落在苏姀面前。有那宋帝王审时度势,立时跪倒在地,竟行起大礼来,口中则是高呼姐姐。
    苏姀登时眉开眼笑,在一众阎王簇拥下,来到转轮王大殿坐定。秦广王的宫殿大半已毁,却是去不得了。
    苏姀在中央宝座上坐定,众阎王则分立两旁,谦行慎言如殿上鬼役。苏姀也不多废话,直接命众阎王取来纪若尘的生死薄记,细细翻看起来。然而厚厚一本薄记、九十九世生死翻过,除了有十余世早夭之外,却未看到什么值得书写之事。
    合上薄记后,苏姀闭目凝思,殿上一时寂静,没有哪只鬼敢多出一口大气。
    终于,苏姀将薄记放在一旁,皱眉问道:“九十九世之前的薄记在哪里?”
    转轮王小心翼翼地回道:“启秉苏姐姐,阴司便只有纪若尘九十九世的薄记,没有再前面的了。”
    苏姀面色一寒,冷笑道:“胡说!难道他便只有这九十九世不成?你叫什么名字,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扯谎,胆子的确不小!”
    转轮王登时一身冷汗,他可是知道有几种厉害妖法,只要知道了名字,就能将人化骨扬灰,永世不得超生。因此虽然畏惧苏姀,可这名字他如何敢说?
    眼见苏姀目光中寒意越来越盛,一名转轮王亲信的鬼役忍不住道:“那本薄记,不是……”
    “嗯?”秦广王横了那鬼役一眼,登时吓得他不敢多言。
    只是秦广王这一记眼色还没收回来,忽觉面上微风拂过,随后眼前一黑,右眼剧痛传来,竟是被苏姀凌空取去了眼珠!苏姀张口一吹,秦广王的眼珠即刻化成一缕清烟。在场诸王都心知肚明,秦广王这只眼睛,是再也回复不了了。他们也由此而知,这一次苏姀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了。
    苏姀收起笑容,冷道:“南门外的冥凤你们都看到了。这一次如果拿不到我要的东西,就把你这酆都给拆成平地!”
    秦广王拂袖出列,怒道:“苏姀!你休要自恃妖法通天,九天之上,自有千千万万制你之仙!我也不妨告诉你,你要的那卷薄记就藏在酆都内城,然而那里可不属阴司地府,而是仙界之地。你若敢冒犯,惹了天怒,日后必定永受天劫,万载不得超生!”
    苏姀张口一吹,秦广王双膝以下忽然消得无影无踪。她淡淡地道:“倒没看出来你还有三分骨气。可惜内城我还是要进一次的,至于天劫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。且不管天劫能不能奈何得了我,你们谁敢拦阻,姐姐我现在就让尔等灰飞烟灭!你们九个带路,我要进内城!”
    她纤手指处,除秦广王外,九位阎王皆面色如土,却又不敢不从,一个个战战兢兢地当先领路。领路途中,一王对另一王悄声抱怨道:“苏姀令我等打头阵,以后不论是生是死,这个大罪都是洗不脱的,这可如何是好?”
    另一王偷偷望见苏姀离得尚远,方敢回道:“无妨!我曾经听说,内城守门人其实是天上七品真仙所化,神通广大,哪里是区区一介妖狐能够抵挡的?苏姀实是自寻死路,我等只消旁观便好。”随即,他把声音压得更低,道:“如若真仙也阻不得她……”
    前一王深以为然,不住点头,心头忧虑稍减。如若七品真仙也阻挡不了这个妖狐,天界就更没有道理降罪他们了。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    酆都内城两扇巨门飞出十里开外,数十丈宽的城墙塌了足足一半,两名外门守门人,四名门内守门人躺倒一地,生死未知。苏姀高坐在内城中央,捧了生死薄记细读。在她旁边,已堆起高高一叠各式薄记。九位阎王或煮茶、或寻书、或送水、或扫尘,营营役役不亦乐乎。
    苏姀扫了一眼众阎王,哼了一声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这几个守门人果然是神通广大。”
    其中两名阎王腿忽然一软,险些坐倒在地。
    整治够了阎王,苏姀才起始仔细观瞧薄记,越看越是面有怒意。
    茫茫昆仑,云生雾起,不知是多少洪荒巨兽的乐土。
    然而近些时日来,这些巨兽无不战战兢兢,躲藏在巢穴之中,根本不敢出来活动觅食。千万年来修炼得的灵觉提醒它们,云端之上,有太多绝非它们可以招惹的仙妖正纵横来去,时时都在激斗,斗法时偶尔爆发出的气息,足以令最强大的异兽悄然回避。
    然而它们的苦日子还远未到头。躲藏了许久,有些性情暴燥的异兽已有些按捺不住,在巢穴门口不住徘徊,想要出去寻觅些血食。哪知它们刚动了念头,忽然心头如被浇上一盆冰水,刹那间寒意内起,几乎将它们冻僵!那种感觉,就似是青蛙看到了蛇。这一瞬间,就连那些最强大的异兽都失去了逃回巢穴深处的勇气,瘫软在地,任由宰割。它们惟一希望,还未轮到拿它们下嘴,来者便已吃饱。
    碧空之上,一道淡淡的蓝色焰迹划破了长空。
    定天剑飞舞如蝶,吟风仍在与万名天兵苦战。若能给他七日七夜,这由仙将率领的万名天兵都能被他屠杀一空。然而顾清如何能支撑得了这么久?吟风其实心知,就算他杀到了禹狁面前,也是于事无补。可是,哪怕连万一之望都没有,他也要杀到禹狁面前!
    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,何谓尽人事,听天命。
    正当他完完整整地削去了一个千人阵,压力为之一轻时,前方云层忽开,又是一名三品仙将,率领着万名天兵破云而来!吟风心里登时一沉,若与两万天兵对敌,别说杀到禹狁面前救人,就是他自己能不能支撑到一个时辰,都很是问题。
    然而这队天兵却未直接参战,而是在战场南面列成了阵势,好象在等什么人到来。
    不到一刻功夫,南方天际忽然亮起一点蓝芒,转眼之间,周身笼罩在湛蓝溟炎中的纪若尘已立在天兵阵前。
    那仙将提刀喝道:“纪若尘,你犯下数条逆天大罪,今日吾等下界,就是为你而来!你可知罪……”
    那仙将洋洋洒洒的有一大篇话要说,却见纪若尘根本没向自己看上一眼,目光只是落在正自左冲右突的吟风身上。而吟风尽管定天剑剑势依旧凌厉,却也在一直盯着纪若尘。
    那仙将大怒,暴喝道:“纪若尘!你好大的胆……”
    他喝声未落,修罗矛尖已在眼前!吞吐不定的蓝焰,更是刹那间燃去了他半边眉毛!仙将大骇,立时发动保命仙法,倏忽间已闪到千丈之外。他立足稍定,再向阵中望去,立时倒吸一口冷气!
    只见一道宽达数丈的溟炎尾迹自天兵阵中横穿而过,数以百计的天兵身染溟炎,嚎叫着向下坠去。天兵虽无惧无痛,可是被这九幽之炎沾身,那烧灼之痛却似生生地印入魂魄!
    与纪若尘相距十丈时,吟风早有所觉,再无保留,定天剑上紫火翻卷吞吐之间,已将身周十丈的天兵一扫而空。他持剑凝立,静候纪若尘。
    果然,修罗呼啸而至!
    吟风一声大喝,定天剑高高举起,势若万钧而下,狠狠将修罗荡开!
    氤氲紫火与九幽溟炎交织缠绵刹那,忽然轰的一声炸开!
    吟风身不由起地向后飞出,直撞入身后的天兵阵中,接连将数十名天兵撞得爆成天火,这才勉强停住身形。而他唇边嘴角,早已渗出血丝。尽管有氤氲紫火护身,吟风仍是受创不轻。纪若尘也向后飞退,然他修罗向后横挥,扑扑扑,无数天兵被修罗撞成天火,足足数百道天火方止住了纪若尘的后退之势。
    纪若尘面若霜寒,仍只盯着吟风,修罗却全无征兆地向后一插,已刺入那刚冲上来的三品仙将胸膛!那仙将面色登时凝住,看着深深没入胸膛的修罗,似乎还未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身躯便已被霸道无伦的九幽溟炎吞没。
    阵斩一名三品仙将,于纪若尘而言,仿佛不过是挥手驱走一只碍事的小虫。此时此刻,他眼中惟有吟风!
    空中蓝焰再起,纪若尘绕着吟风飞了一个大圈,修罗再向他身侧刺去。路上但有拦路天兵,皆被修罗随手刺落。
    吟风鬓发飞扬,定天剑与修罗不住交击。抵挡住纪若尘一轮凶猛攻势后,更双手持剑,剑上紫炎过丈,反斩纪若尘后腰!
    激斗之际,只消有天兵进了定天剑范围,也都成了剑下亡魂。
    激战片刻后,吟风氤氲紫火消耗极大,迅速黯淡下去。纪若尘的九幽溟炎却是越战越盛,每斩数名天兵仙将,便会炽亮一分。此消彼长之下,吟风越战越是吃力。眼见纪若尘又是一矛刺来,他挥剑格挡之际,忽然修罗上蓝焰大炽,矛上所透力道更是瞬间增大十倍!
    但听喀啦一声脆响,千丈空间内登时布满了暗色条纹,就似是人间界的空间被撕开了无数裂口!剑矛交击下,定天剑上竟然现出了数道裂缝!吟风更是握持不定,定天剑脱手飞出,直上云宵!
    修罗由刚转柔,冥炎悄然收尽,矛尖轻轻点在了吟风咽喉上。
    周围尚有近万天兵,却散乱站着,再也不成阵形。众天兵你看我,我看你,个个脸上一片迷茫,不知当做些什么。原来两人方才一番生死大战,已顺手将所有仙将砍光。没有仙将指挥,天兵虽多,却已如一群无头苍蝇,完全无所适从。
    吟风坦然迎着纪若尘的目光,面色平静如水。纪若尘脸上则如封了一层冰,根本看不出心中的喜怒哀乐,就连双瞳中的蓝焰也在这一刻凝固。
    碎裂的定天剑舞动着从云中穿出,缓缓自空落下,落入纪若尘手中。纪若尘缓缓俯身,将定天剑插于吟风身旁,淡淡地道:“这一剑,算还了你的斩缘。”
    纪若尘长身而起,望向昆仑深处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会去救她。今后她的事,就不劳你牵挂了。”
    说罢,他缓步向昆仑深处行去。
    吟风挣扎着站起,向纪若尘背影吼道:“你怎会是禹狁的对手!你会害死她的!”
    纪若尘一声长笑,道:“你又是禹狁的对手吗?既然不是,为何还在这里拼命?”
    笑声久久在昆仑上回荡,他的人已消失在群峰深处。
    吟风立在云端,劲风吹过,拂起他纷乱长发。定天剑插在云中,却是纹丝不动,有如插在磐石之中。
    他静立良久,直至氤氲紫火回复了三四成,方才拔起定天剑,毅然向昆仑深处行去。
    昆仑中央,禹狁哈哈一笑,笑声震动了千里山峦:“螳臂也想当车!”
    此时熔龙几已将全部金牌吸入体内,只余最后几滴金汁。禹狁也不着急,依旧以纪若尘影像逗弄着熔龙。看来只要再过一盏热茶的功夫,熔龙便会完全化形。
    顾清似有所感,若有若无的叹息一声,玲珑塔和千朵莲花瞬时消尽!赤炎金兵骤失抵抗,从海潮般向顾清涌来,却是距离她肌肤发丝不到一分处悉数停下,无法伤到她一分一毫。
    禹狁一怔,倒是有些对顾清另眼相看了。他忽然挥手,源自本体的一道赤色神火将顾清整个包了起来。禹狁天火,实是奥妙无穷,居然直接裹住了顾清金丹,反而将她的氤氲紫火隔在了外面。如此一来,顾清即使想要自碎金丹陨落,也得先攻破禹狁的神火才行。
    “你倒真是聪明,知道现在自己是纪若尘道心惟一破绽。哈哈!若非如此,你岂能在本座手下支撑得这许多辰光?不过既然本座在此,你就是想死,那也不可得!”
    禹狁一通笑罢,正色道:“不过本座爱才之心,却是发自赤诚。你即使身陨,那纪若尘也仍有一道破绽在,根本逃不出本座的手心。剑来!”
    天外一道晶虹飞来,落入禹狁掌心,赫然便是当日绝峰之上,将纪若尘一剑穿心的仙剑斩缘!只是不知为何会落在禹狁手中。
    禹狁望着仙剑斩缘,笑得胸有成竹。
    只是笑到一半,禹狁的笑容忽然在脸上凝固,皱眉潜思,神念扫遍神州大地,却怎么也找不到刚刚派向道德宗的一万天兵踪迹。先前要四面合围的四路天兵中,就莫名其妙地少了东边一路,现在去补东边空缺的一万天兵又突然消失,实是古怪之极。禹狁潜思良久,现下他身边便只有十八仙将和三万天兵了,就算都派去了道德宗,恐怕也于事无补。何况下界第一大事,就是为了九幽之炎而来。道德宗多死还是少死几个真人,实是无关紧要。即使道德宗犯下再大的罪过,看在广成子的面子上,禹狁也不能真的灭了它的香火,吹熄一半也是不行的。
    禹狁计较已定,安定坐着,看着熔龙将最后几滴金汁慢慢吸入。
    道德宗北,紫阳等诸真人已近强弩之末,真元行将见底。然而诸人越战精神却是越见抖擞,虽然陨落时刻就在眼前,却是人人谈笑风生,全不将灰飞湮灭、永失轮回放在心上。六人苦战许久,剑下也有近万天兵魂魄,皆感此生不虚。
    眼见阵形将破之际,忽然天兵整齐划一的阵列外围起了阵小小骚乱。太隐真人须发皆张、巨戟上下飞舞,犹如古时冲阵大将,破阵而入!太隐真人在道德宗诸真人中修为平平,战力杀法却是非常适合眼下局面,转眼间就破阵数十丈,戟下挑落百名天兵。
    道德宗这套阵法,阵中人越多,阵法威力越强,若得太隐真人加入,则七人又可多支撑一段时候。只是支撑得久了又能如何?一个时辰和一天、一月、一年,其实都没什么区别。区别只在尊严而已。
    酣战之余,沈伯阳长笑一声,手中一双夺自天兵的长枪如电而出,一口气穿了五六名天兵。他杀得性起,更毫无忌讳之人,一边死战,一边高声道:“紫阳老东西,我今日陪你战死于此,算是还上欠你的债了吧?为何天兵会来攻打我宗,别人不知,你肯定是知道的。能不能让我死得明白此,要知道,此战身死,可就没了轮回了!”
    沈伯阳这一问,却是问出了其余诸人的心事。直至今时,他们也不明白道德宗也算是天下正宗,若论飞升真仙,更是世上第一。何以天兵下界,反而会来攻打?
    紫阳真人叹一口气,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。天兵下界,想必是为了修罗塔一事而来。”
    “修罗塔?”诸真人皆是一头雾水,根本没有听说过修罗塔是什么。
    紫阳真人边战边道:“修罗塔是本宗最大秘密,历来只有掌教口耳相传。传说此塔起自九幽之渊,集亿万妖魔之力,硬破六界壁障,直通仙界,是以又名登天梯。塔成之日,亿万妖魔,特别是九幽极底的巨魔将可沿塔而上,直攻仙界!人间是修罗塔必经之途,休说九幽之魔,就是黄泉之魔若在人间现了真身,那又该是何等浩劫?”
    当日篁蛇化身在洛阳现世,所引起的那场浩劫,众人记忆犹新。人人屏息静气,听紫阳真人将这段惊心动魄的秘辛缓缓道来。
    “修罗塔乃是以人间积累的怨气为基,是以如果人间起了刀兵,积怨溢泄,修罗塔也就修不成了。恰好那时我宗又得了神州气运图,是以我令纪若尘去取灵气之源,只消破了四处灵穴,天地间必生祸乱。虽然百姓受苦,但与修罗塔现身人间界的大祸比起来,却又不算什么了。其后安禄山不知怎的,忽然得了些龙气,也算是天意吧。我宗参与其中,你们却不知详情,将来道史所载,千古留骂的只是我紫阳一人而已。只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时,紫阳真人仍是犹豫了一下,方道:“只不过祖师留言,这修罗塔的修建,其实与仙界有关,行事之际,万不可泄露于人,否则……必遭天罚!”
    众人看着围着密密麻麻的天兵,都是面带苦笑。天罚?难道就是眼前这些?自道德宗寻访谪仙始,得神州气运图,攫取天地灵气,插足庙堂之争,谁会想得到,内中居然还有这许多曲折?
    九天之外,忽然传来一声响彻天地的金铁交击之声,空中传下个朗朗笑声:“我说老紫阳啊,你这人就是不够爽快,天兵都快把你们给剁了,怎么还吞吞吐吐的?不就是个修罗塔吗,不就是如果你想拆塔,仙界便会用雷劈你吗?”
    道德宗诸人一惊,抬头向天上看去。但见云宵之上,有一个小小身影,却是放射着灿灿的夺目金光。那人金灰金甲金靴,手中还有一对金锤。简直从头到脚都是用金子堆成的一般。不是旁人,正是云中居掌教,自号云中金山的清闲真人。
    “紫阳老儿休慌,俺金山来也!”云中金山一声大喝,当空掷出右手金锤。这金锤也是件异宝,见风而长,转眼间就化成一座数十丈高下的金山,带着猛恶烈风,向众天兵当头砸下!
    领队几名仙将见势不妙,立时变阵,多个方阵数千名天兵一齐出手,无数兵刃毫光击在金锤上!云中金山道法再深,也不敌数千名天兵合力,当场喷出一口血来,金锤更是倒飞而回。然他一击之下,也有数十名天兵化光而去。能够在数千名天兵合力情况下仍毙敌数十,可见云中金山一锤之威!
    为首仙将大吃一惊,将小觑之心尽数收起。但当他重整阵形时,却发现已失去了云中金山的行踪。他左右环顾,却根本找不到那个金光灿灿的那个家伙。直到下方长笑声传来,仙将这才发现那家伙已躲进了道德宗众人的阵法中。
    云中金山出掌云中居多年,一身修为实是深不可测,立时就融入到道德宗的阵法中去。众人已近油尽灯枯,得了云中金山和太隐真人相助,便有了喘息余暇,又能多支撑一段时间。云中金山斜着一双三角小眼,向面色苍白的紫阳真人看了一眼,哼道:“紫阳老儿,我早就说过你不适合道德宗的法门,来修习妖术,最是对路不过。你偏不听,哼哼,现在证明还是我目光如炬吧?只可惜了你这绝代天资了。我就说你入什么道德宗。道德宗里就几本三清真诀,哪象云中居海纳百川,人妖并蓄?如果你早到俺们云中居来,现在那还不是个威震天地的半妖?”
    紫阳真人笑而不答。
    只是虽得云中金山之助,八人也不过支持得再久些,根本连破阵而出的能力都没有。为首仙将已换了战法,由二万天兵困死诸人,而他亲率一万天兵,集中全力,一记记百丈光刀狠狠斩在护身阵法上,几乎每一刀斩落,都令阵法光芒波动不定。阵中八人的脸色也一次比一次苍白。紫阳真人一声闷哼,唇边已开始渗出鲜血来。
    即在此时,忽听一声霹雳,天地也为之变色!
    紫阳真人面色骤变,云中金山则摇了摇头,惟有一声叹息。其余诸人都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外围的天兵仙将也是迷茫,惟四品以上的仙将隐约觉察到一缕不易发觉的寒意,悄然袭来!
    天地间响起了一个悠然的声音,绵绵泊泊,柔和悦耳,自四面八方涌来:“贫道闭关数载,不意世间事风起云动,早已物是而人非。大道茫茫,我辈愚钝,岂能测得天机一二?妄揣天机,终不过是春梦一场。然人生不过区区百年,当俯仰无愧天心。凡俗之人,尚能含笑赴死,贫道这身道果,又有何舍不得?”
    天地之间,除了这柔和浩大的声音,便只闻风声呼啸。仙将天兵都停了手,惶然于心底油然而生的畏惧。他们张惶地望向苍穹大地,然除飞逝浮云、巍巍峰峦外,他们又能看得到什么?
    紫阳真人忽然提气大叫:“师弟!万万不可!”
    可是他话音未落,便见南方天际一道紫气如电飞来,不住发出凤鸣之音,其声直上九天!这道紫气来得好快,即使是云中金山,也只勉强看清点来势,便见它倏忽间已绕着众人环飞三周!
    天空中忽然光芒大盛,数以千记的火花同时盛开,代表着千名天兵已了结了下界的使命。紫气忽然一声清啸,骤然长大,氤氲雾气收处敛作千柄仙剑,如夏日烟花绽放,飞溅向四面八方,斩向空中数万列阵天兵!
    千柄仙剑本是紫气凝化,本无实体,然而无论是仙将还是天兵,都无法稍挡仙剑去势!
    漫天中忽然染遍紫色,随后是万朵赤色天火焰云绽开,一蓬蓬火雨星星点点徐落,一时间将这穷山荒岭,缀染得如仙如梦。
    一名清隽道人足踏紫莲,飘然而至。他看上三十许的年纪,穿一身寻常道袍,头上挽了个发髻,随意用木枝束起。这道人,正是已入死关数载的道德宗前任掌教,紫微真人。
    于这生死关头,紫微终于破关而出,一剑斩尽三万天兵!
    紫微抬手向天一指,漫天紫气刹那间收束在他指尖处,凝成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。紫微反手将长剑插在背后,向紫阳真人微笑道:“师兄,你好心机,竟然在我闭关处下了禁制,不令我知晓世间之事。若不是此番修成的道果比预计的要高些,险险就此飞升去了。”
    紫阳真人叹道:“唉!道德宗有没有我们几个,实是无关紧要。可你这样一来,今后却如何飞升,我宗的道统传承又怎么办?”
    紫微真人自紫阳、玉虚、紫云、太微、太隐、云风和沈伯阳身上一一望过去,目光所过去,众人皆觉如浸在温水之中,说不出的舒适轻松,周身暗伤一一复元,枯竭真元也悄然复苏。
    紫微真人微笑道:“有你们在,我道德宗就有了传承。哪怕是你我皆不在了,我宗传承依在!道德宗三千年传承不灭,又岂会因某人而绝?”
    紫阳真人望向遥远的天外昆仑,叹道:“师弟你……还是冲动了。”
    紫微真人负手而立,缓缓旋转,东南西北环望一周,悠然道:“若坐视外人屠戮我宗门人,这身道果又要来何用?贫道今日才发觉,这茫茫大千世界,果有大能之士,只可惜,已无法与他谈玄论道了。”
    此时西北方向,传来一个浩大之极的声音,威严肃穆,正是禹狁:“紫微,你倒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过一刻之命。只可惜你大好前程,却于此际毁尽!”
    紫微根本不向昆仑方向望上一望,只是注视着遥遥东方,淡道:“贫道谅你也不敢放下手中仙藉,来与我斗一场剑。这便动手吧,何必多话?”
    昆仑深处,传出阵阵如雷咆哮!
    禹狁身周天炎炽盛,直冲天际!然他思量数遍,终未放下手中厚达十丈的仙藉。他一咬牙,打开仙藉,翻到紫微真人那页,提朱笔,便在紫微真人名字上重重地划了一笔!
    勾消仙藉!
    云中金山忽然将手中两柄大锤一扔,向紫微真人深深拜下,道:“你修成了九瓣紫莲,居然也舍得下!他***,俺金山今日才算真正的服了你!来来来,受俺一拜!”
    紫微真人抚须微笑,坦然受了。
    云中金山直起身来,忽然跃高数寸,一把搂住云风的肩膀,向他道:“小云风,俺金山可不是拜的他那朵九瓣仙莲!这其中的区别,你要是想明白了,日后有得你受用的。知道了不?”
    云风面色尴尬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云中金山德高望重,辈分极高,今次又是舍身助战,于礼于情,都不能怠慢了。可是这位清闲真人却是如此特立独行法,令素来严谨守礼的云风浑身不自在,只有惟惟称是。
    一阵天风拂来,紫微真人肌肤下泛起七色宝光。他含笑而立,整个身体都逐渐浮出夺目光芒。
    这一下,本有些不明所以的人都看出不对来。
    天地之间,忽有一道夺目光华绽放,耀得众人目不见物!光华过后,云天之间空空荡荡,再无紫微真人身影。
    啪的一声,禹狁重重合上仙藉,更将朱笔掷在一边。他身周神火吞吐不定,高时直焚云端,低时尽没体内,显然在勾销紫微仙藉之后,禹狁心境犹是不能平复。他猛然吐出一团神火,这才算稍稍好了些。然而这团火吐得不太是地方,几乎擦着熔龙而过。熔龙已化形成功,正在极端的痛苦下拼命追逐着纪若尘的影像,根本不会防卫其它。若被这团神火喷中,熔龙恐怕立时重化金汁,禹狁花了大力气制炼的青龙魂魄,可就要化风而去了。世间虽大,要再找出头真龙来,又谈何容易?而且真龙事关天地气运,各应天上真仙,纵是禹狁这类职高位尊的仙人下界,也不是可以随意捕捉的。
    禹狁暗暗竟有些庆幸自己早有准备,对了对付道德宗,特意带了仙藉下来。紫微真人道心已至极高境界,在入死关前已登名仙藉。这本是极荣耀之事,然而在此时却也成了紫微真人的取死之道。仙藉一消,紫微真人即会灰飞湮灭,永不复生。
    禹狁虽知紫微真人道果境界必高,然也没将他如何放在眼里。五瓣莲已可直录仙藉,在禹狁心中,紫微真人再强,也不过七瓣莲而已。然他万万没有想到,紫微真人破关而出后,竟是九瓣莲的至高仙品!如此境界,令得在巡天真君中号称法力第一的禹狁也不敢轻启战端,而是直接销了紫微的仙藉了事。
    禹狁竟不敢战!
    仙藉上一笔看似轻松,实际上后世千万年中,朱笔横批实有如批在禹狁名上,永世为耻!
    禹狁只觉心头神火汹涌不定,说不出的烦恶难受。登仙数万年来,又何尝有过这等感觉?禹狁不知怎地,忽对继续在人间界呆下去兴趣全无,好在也只有最后一件需办的事了。
    禹狁巨掌轻挥,经过神火重行淬炼过的古剑斩缘一声长吟,骤然升起,转瞬间破空而去。他眉心中再射出一点神火,注入熔龙体内。熔龙刹那间恢复了三分清明,然而随后龙睛中便尽是充斥着无数刀兵的赤炎,将它最后一线清明绞得干干净净。在禹狁的神炎指引下,熔龙已找到了仇恨根源。它一声龙啸,身躯一曲一弹,划破长空,瞬息远去!
    纪若尘正踏云而行,忽然心有所感。于是心底一声冷笑,当空立定,修罗直指下方万千峰峦。轰的一声轻响,他身周百丈空间中尽燃起淡淡蓝焰,修罗矛尖处更凝聚起一点米珠大的蓝色光华。光华虽小,在亮起的刹那,却几乎夺尽了天地颜色!
    九幽之炎所在之处,便是世间绝地。无论什么仙家法宝,一入此地,若不能尽灭九幽之炎,便会被九幽之炎焚化,反而成了它的养料。正是由于九幽之炎霸道无伦的天性,广大无边的九幽绝渊之下,方才只有十三巨魔。千万年来,十三巨魔相互忌惮,彼此才始终相安无事。除这十三巨魔外,九幽之渊,再无一物能够存身。
    只消不是禹狁亲身而来,不论他是出仙器,还是派天兵,纪若尘都视之为大补之物。然他心底悄然浮起一丝疑惑,堂堂巡天真君,又岂会如此愚蠢?当冥莲千瓣化尽后,纪若尘自认一颗道心已与天地无异,只是九幽之炎生成时日尚短,积累不足,才无法与禹狁积聚万载的庞然仙力相抗。
    天际光芒一闪,果然一物自天外飞来,直向纪若尘胸口心窝刺来。此物刚一现形,纪若尘已感知那是一柄古剑,看此剑来势,正是要将自己一剑穿心。
    然就在这真仙也难以分辨的霎时,纪若尘心底似响起一记隐约的破裂声,如有什么东西,悄然化作了无数碎片。恍然间,他恍如再一次身处绝峰之上,而他身前,那个洒然大气的人,正持剑向他心口刺来!
    他当头挥出的一棒,气势威猛无伦,轻飘飘的去势中实在断山震岳的大威力在。然而物极必反,极强处必有极柔。他本身并没有分毫防御,是以她来势并不凌厉的一剑,也轻易地透胸而过,将他那不知是完整还是碎裂的心,剖为两半。
    出剑之时,他已可看出她双瞳深处,淡漠下掩藏着的茫然与错乱,古剑穿心后,她瞳中更有不加掩饰的错愕和凄然。或许是他的演技高超,或许是她道心早乱,阴差阳错之下,才有了如此轻易的一剑穿心。
    古剑上其实几乎没有附带真元,然而剑锋本利,他又冲得极快,因此也就透胸而出。但自剑上,他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抽痛,这痛楚如丝,抽取着他后世一切运命与轮回,一一绞碎。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结局,倒也不错……”刹那间,前世诸多轮回因果,在他心中一一闪现。他更浮起一线明悟,知道从今以后,将是无梦的长眠。
    多少尘缘,已如风逝。
    他躺下时,有如疲累的旅人终于找到一间客栈,所以笑得安静祥和。
    于茫茫黑暗中,忽有电光划过,将纪若尘惊醒过来。他张目时,古剑斩缘已在眼前,距离心口不到三寸。
    一切恍如昨日,然物是而人非。
    纪若尘轻挥修罗,将斩缘挡下。剑矛相触,修罗上蓝焰一闪,九幽溟炎已将古剑斩缘化得干干净净。这刹那间的恍惚,已令他错过了一些东西。当他抬首望天时,熔龙已冲至百里之内,他完全看得清熔龙那咆哮着的狰狞模样。
    熔龙无声无息地飞来,其实它的冲势震天动地,所过处山峰尽数倾倒!只是它的来势太快,在它前方的纪若尘才听不到任何声音。真龙万年龙躯,已与禹狁神火融为一体,只化作霹雳一击,又是何等威力?一见熔龙,纪若尘便知这方是禹狁的真正杀着,只是已闪不开,挡不住。
    纪若尘横矛当胸,百丈九幽之焰收束在身周一丈之内,准备倾力抵挡禹狁一击。
    熔龙舞爪摆尾,无声无息地在空中穿行着,它的全部意识已锁住了前方的纪若尘。除了仇恨外,它更感觉到纪若尘身上有一种令它本能地厌恶乃至惧怕的力量,使得它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毁灭这力量。
    九幽之炎,本就是世间万物之敌。
    熔龙身后百里外,山峦崩塌、百川倒流,在神州大地上,清晰地刻印出它飞行的轨迹。
    九十里,七十里,五十里…….
    纪若尘岿然不动,九幽之炎更是缩成不可言说的微小一点。他只望挡过这一击后,九幽之炎会有一星火种留下。只消有星火在,假以时日,他又会复生如初。
    生死之际,纪若尘想起的却不是令得他一往无前、洒然淡然的顾清,而是一点浮飞远去的青莹。
    就在熔龙疾冲之际,百里外一座孤峰忽然无声无息地倾塌,峰上升起一道青影,挟浩浩天地之威,以不可思议之速,猛然撞在熔龙身上!
    只在刹那,可以看见一具百丈长的蛇躯紧紧盘住了熔龙,熔龙由神炎金汁聚成的身躯灼得蛇身青烟四起,而蛇躯上喷涌而出的鲜血也浇得熔龙躯干暗淡。被蛇血一淋,熔龙立时显得极度痛苦。
    烟气升腾,瞬间又掩住了缠斗的龙蛇。
    茫茫昆仑之上,先是极亮,后是极暗。明暗过后,千里之内峰峦尽毁、百川绝流,万千异兽,更无生机。
    千里绝地之上,惟有一点青莹,飘飘荡荡,向着遥遥东海飞去。
    纪若尘宛若石化,呆呆看着那点青莹远去,动不得,也叫不出!
    他仍不明白,以他天下无双的灵觉,为何竟辨别不出柔顺小妖与苍野青莹间的关联。
    然他心底深处,狂雷如雨落下,将无数隐藏在极深处的记忆轰成万千碎片,每一片碎片,都在心壁上切出一道深深伤口,然而却没有血流出来!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他怔怔地想,然而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更不可能有答案。
    重要声明:“"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    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,支持尘缘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。
    (C)2008-2009AllRightsReserved黑龙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