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尘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章三 凭生死 三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此后数日,天下太平。≈∵yunхuаnge、cοm
    转眼间已出了正月。这十余天里,纪若尘提矛而行,身形若风,不经意间已走遍了大江南北,关山内外。
    青墟旧地、碧海龙宫、茫茫大漠、万里秦岭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甚至险绝天下的天刑山,他也绕着走了一遭。
    时当乱世,如纪若尘这般硬闯直行,自然不知犯了多少门派的禁忌,践踏了多少闲人免入的禁地。于是怒言相斥者有之、据理力争者有之,更多的是一言不合、拔剑相向。然纪若尘此时锋芒尽敛,一身气息已与天地相融无间,修罗战矛轻震微摆间,便已令无数人间修士法宝尽毁,萎顿不起。不论围攻的是三五人还是数十人,结果都是一样,根本无法令他徐徐前行的脚步慢上一分。
    绕行天刑山时,山上群妖并不晓得纪若尘身份来历,只是不忿他堂皇前行的嚣张,大举下山围攻。然当纪若尘徐徐北行之时,但见后方东倒西歪,早躺了一地的老妖巨怪。
    这一回,不论是人是妖,都未有陨命,哪怕是出言极度不逊者,也只落得个打断四肢了事。这几个人与妖回去之后,只消服些丹药,用心调养一月,又会如以往般生龙活虎。而那些曾经被纪若尘视为大补丹药的老妖,羞怒惭愧之余,实不知那凶名满天下的炼妖鼎曾经在自己面前走过了一遭。
    如是寻寻觅觅,他却寻不到心中所想。
    这一日又是残阳如血,神州尽赤。纪若尘本想往冥山去,忽然修罗颤动,于是心有所感,转身西去。
    此时昆仑之巅,血云环绕,半天尽赤。如向上望去,可见血天上有数道裂痕,如巨大伤口,且还在不断扩大。裂痕处不住涌出浓浓血云,如同滴血。
    假如细细看去,即会发现天痕上滴落的不是血,而是赤红色、有如实质的天炎!
    天炎如浆,凝聚而下,缓缓向下方的登天台垂去。
    昆仑西处边缘,一座孤峰之巅,吟风与顾清相对而坐,同时仰望着头顶破碎的天穹。
    吟风举起一坛醉乡,痛饮半坛,方以衣袖擦了擦了嘴,道:“看来上面又要来人了。”
    顾清闲适地靠着一块山石坐着,面前同样摆了几个空坛。不过她衣衫一尘不染,不似吟风饮酒饮得那样豪放不羁。她望着血色天穹,问道:“这回下来的会是谁?”
    吟风笑道:“上次折了个三品将军桁先,这次就算不来个天君,怎么也得来个巡天真君吧?我也是阵斩桁先时才发现此界天机已经混乱不堪,说不定伏藏着什么厉害人物。上面那些天君个个智慧通天,怎会再派三品以下的人来?不然的话,恐怕还真不够这界杀的。不过看这声势,这次的手笔肯定不小,我们躲得过一次,躲不过两次,恐怕这里就是你我葬身之地。那个纪若尘踏遍神州,显然是在找你,你如不去见他一次,怕是就再无机会了。”
    顾清收回了目光,注视着面前空空如也的酒坛,淡淡地道:“你真想我去?”
    吟风随手将一个酒坛抛下深渊,微笑道:“从我斩下桁先头颅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想得明白了。尘缘如梦,变幻在心,哪有什么定数、什么前缘可言?你去吧,有我在此,如果下来的只是个巡天真君,我或许可以拖他一天。”
    顾清目光仍定在酒坛上不动,只问道:“仙人之力,似乎不是以品阶高低而论的?”
    吟风点头道:“仙人各有所司,所长也各自不同。我终年巡守四境,须与巨妖大魔相搏,若只论斗战仙法,自然不是桁先之流可比。然而说到其它,我便不成了。”
    顾清默然不语,似在想着什么。
    吟风转眼间,已将余下的几坛酒喝了个干干净净,眉宇间浮起浅红,催促道:“快些去吧!他现在尚在极北大漠,你赶过去还要些时间!唉,又没酒了,这次去道德宗只偷出来这么多,还险些惊动了玉虚。嘿!果然是乱世出英雄,这玉虚道境进展实是一日千里,可惜,他天赋再高,也已没他提升的机会了。”
    顾清凝视着空酒坛,想了许久,才慢慢道:“还是不见吧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吟风吃了一惊。
    顾清终抬起头,仰望血色天穹,长长吐出了一口气,道:“我想……他此刻仍未想得明白呢!”
    吟风想了片刻,摇了摇头,掌心中浮现出定天剑,然后撕下一片衣襟,仔细擦拭起来。
    进入了二月,春暖花开的时日也就不远了。
    西玄山中,莫干峰顶,自然不必依凡俗天时而动。虽然茫茫群山皆是漫天飞雪的时节,莫干峰顶依旧繁花如锦,碧树成荫。
    清晨时分,天尚未尽亮,太上道德宫山门处就有两名道士手持扫苕,认真洒扫起本就是一尘不染的阶梯来。天下群修围山一役后,道德宗大展神威,先破围山,再平青墟,更迫使真仙负伤遁走,虽然先后折了景宵、玉玄两位真人,上清修士也折损了近三十人,然而声威之盛,实是三千年来的巅峰!放眼天下,又有谁可稍抗?
    他们扫着扫着,忽然看到阶梯尽头,缓步行来一男一女。男的高大挺拔,举手投足,自然而然便有令人难以违抗的大威严。女的温婉如水,风仪无双,白衣浮风,宛如踏风而来。
    道德宗家大业大,就是两名扫地道人也有太清高阶的修为,气度也自不小。见这一男一女风仪若仙,都是暗暗心折,又隐生警惕。莫干峰高耸入云,寻常修士,想从峰下沿级登山,怎都得花上半天功夫。现在尚是凌晨,这两人怎就到了山门前了?
    两名道人对望一眼,一名迎上了这对男女,另一名则飞奔回宫,要请轮值的道长来主持局面。
    那一男一女来得好快,百丈距离转眼即至,道人刚将扫苕放在一旁,他们已在面前站定。
    女子根本不向面前洒扫道人看上一眼,仰头上望,目光早落在远方巍峨宫殿上高悬匾上所书的“太上道德宫”五字上,面色变幻不定,显然是心潮涌动。
    那男子仍是温和如玉,向那洒扫道人施了一礼,温言道:“请道长上覆贵宗诸位真人,就说冥山翼轩、文婉来访,与诸真人叙一叙旧。”
    这道人显然未听过翼轩、文婉是何人物,不过冥山却是知道的,又见了二人如此修为,早吓得脸色苍白。不过道德宗门人定力胆识毕竟与寻常小门小派不同,那道人尽管受惊,却仍能回礼道:“两位请移步迎客亭稍待,敝宗长辈转眼即到。贫道人微言轻,职司只是洒扫庭院,这件大事可做不得主。”
    翼轩点了点头,携了文婉,在迎客亭中坐下,淡定欣赏着云山景色。
    过不多时,太上道德宫宫门大开,数十道人鱼贯而出,为首的赫然是太隐真人与守真真人。相隔很远,守真真人即朗笑道:“妖皇、婉后大驾光临,我宗实是蓬荜增辉!只不知妖皇、婉后此来西玄,想以何等方式叙旧呢?”
    翼轩携着文婉出了迎宾亭,向道德宗群道望了望,面上微有讶色,道:“贵宗其余真人呢?”
    守真微笑道:“其余真人都各有要事,根本脱不开身,所以只有我们两个率领些后辈弟子,来迎接妖皇婉后大驾。”
    翼轩沉吟一下,双目中琥珀色精光逐渐亮起,道:“翼轩自知惊动不了紫微真人出关,不过我夫妇既然登门拜访,贵宗其余六位真人应该尽出才是,只出两位真人,未免托大了些。恕我直言,二位真人只怕凶多吉少。”
    守真真人苦笑,道:“妖皇婉后法力通玄,我等岂会不知?只是二位来得时机实在是太好,实话说,宗内分出我与太隐真人前来迎接二位,已是极限。其它真人都是片刻也分不了身的。我们也未想过能胜过二位,只消能够拖延些时辰,已心满意足。”
    翼轩面上再次闪过讶色,知道守真真人言下之意,实际上就是指责翼轩文婉乘人之危。自己夫妇上山就是为了生死相搏,道德宗明知如此,却仍只出了两位真人来,那就是真有生死大事,再也分不出人手了。他身为妖皇,虽然处事堂堂正正,却并不是迂腐之辈。而且双方的血海深仇,也的确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,使用一切手段都无可厚非,何况只是无意间占了一点先机?
    翼轩和文婉始终拉在一起的手分开了,文婉更向侧后方退了数步,离开翼轩相当的距离。山风并不强烈,翼轩的长发却慢慢飘了起来。
    太隐真人和守真真人知道这是翼轩行将发动攻击的迹象。当年洞玄真人与文婉堪称惨烈的一场大战仍不遥远,两位真人更知自己现在道行还远及不上当年的洞玄真人。虽然文婉与三位冥山将军联手才与洞玄真人斗了个旗鼓相当,但洞玄真人也因此战负伤,致使道行减退,从而不得飞升。何况今日谁也不认为妖皇翼轩会比文婉差了。文婉退开数丈,是为了让妖皇翼轩现出本体。
    数百年来从未现过真身的妖皇一旦发动,又该是何等排山倒海的气势?
    守真与太隐真人互相一望,他们过往或曾有过嫌隙,也曾差点动手相搏,然而在这全宗生死存亡之际,力战至死的决心已使得他们心意相通。
    三十余名道士不声不响起在两位真人身后布下了阵势。道士们训练有素,顷刻间已布下四个法阵,或拒敌,或加速,或强已,或疗治,功效各不相同。四阵一成,两位真人的战力立时提升了五成之多。守真真人更是不住在自己身上加持道法,并启动了数项法宝,阵列法宝本就是他的强处。就连素来不大使用法宝的太隐真人也接连启用了两项护体法宝。
    这些手段已接近于一个修士的极限,然而在翼轩的眼中仍然不够。山风愈发浓烈,他的身躯正在慢慢膨胀变大,虽然已高过两丈,却还未有分毫停下的迹象。
    “西玄无崖阵呢?怎不见贵宗启用?莫非一个翼轩,惊动不得紫微真人,连令贵宗启用西玄无崖阵的本领都没有?!”翼轩一声喝,登时群山回应!
    翼轩身形已长大至三丈高下,肌肤上泛出片片青鳞,双眉更为幽淡霜火所代替。此刻他再非方才那彬彬有礼的中年男人,而是成为叱咤风云、威压群山的一代妖皇!
    文婉安静地立着,安静地看着数百年来第一次气势勃发的翼轩。这一刻,已是她漫长生命中最后的安宁。
    顾守真和太隐既没有回答翼轩的问题,也没有启动西玄无崖阵的迹象。他们也安静地伫立在太上道德宫的门前,依靠着单薄的法阵与人手,准备迎接蜇伏极寒之地数百年妖皇的盛怒。
    阶梯尽头,忽然起了一阵腥黑的风,那是妖族聚集时方会产生的妖风。就在太上道德宫咫尺之地,何以会生妖风?
    妖风中,涌出近百头大大小小的妖怪,无一不具有强横实力。为首者身材矮胖、貌不惊人,然而涛天气势却分毫也不弱于哪一位真人。
    “陛下!婉后,魏无伤及麾下七十二妖前来助阵!请恕无伤抗命之罪!”
    文婉轻轻地叹了口气。她与翼轩早就严令冥山任何人都不许踏上西玄山一步,更不许谈复仇之事,这个魏无伤身为大将军,却公然抗命。可是,却让她如何去罚?
    西玄山荡荡千里,道德宗传承绵绵。莫干峰上,实是人间仙境。但在这瑰丽风光背后,又藏着多少凶险?
    青墟宫号称与道德宗齐名,更得真仙相助,就在风光无限时,却为雷霆一击所覆灭,更连宗脉起源的青城山都被抢了去。是以此刻道德宗哪怕看起来再虚弱,甚至自己与翼轩诛杀得一二真人,文婉也绝无侥幸之思。
    三千年道德宗,毕竟还有紫微未出。
    此时太上道德宗北方百里之外,紫阳真人怀抱法剑,正立在绝峰之上,遥望泣血苍穹,面色详和宁静。在他身后,玉虚、太微、紫云真人并肩而立,云风与沈伯阳竟也在场。
    道德宗前后三代六人,便在这清晨寒风中伫立孤峰,仰望苍穹。
    此时天色初明,本该是朝霞万道、碧空如洗。然而北方的半边天空,却赤如泣血。
    重要声明:“"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    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,支持尘缘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。
    (C)2008-2009AllRightsReserved黑龙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