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双夫1v2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Ρǒ-18.CǒM 撞了进来h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掐死景姮那是不可能了,刘烈自然是要用最直接的方式,把一腔醋火还给她去,分开这么久的时日,都不曾听她说过一句念想他的话,实在叫他意难平。
    大辇停在了湖畔,池中花,岸边柳,直衬的湖中那一角水榭景色宜人。
    夜色沉沉,花湖里飞舞着萤火虫,掠着花香的晚风吹起了亭间缥缈轻纱,被刘烈抱进来后,景姮便顺势倚着桢楠台,撩起一片柔柔白纱,望着湖中的点点荧光。
    “真美。”
    刘烈从后面拥着她,贴着手臂握住了轻纱上的柔荑,十指缓缓相扣,正有一只萤火虫飞来,星芒似的光忽闪忽明,映照着景姮面上的笑。
    “阿炽你看它。”
    巧笑倩兮,顾盼生辉,这样的她只比万物还得刘烈的心,方才还一股子火,这会儿都消失殆尽了,只想如此和她相拥到天明去。
    “你若是喜欢,我去捉一些来。”
    他想,这样的事情王兄是肯定不会做的。
    景姮转头看着他,月光下少年皇帝的双眸里盛满了柔光,情深意切,那是萤火虫不能比及的,她微微后仰窝在了他的胸前,笑着:“不必了,我有更好的。”
    刘烈约莫明白了她的话,只觉这黑夜里乘着月华而来的袅袅香风都极不真实,双手忽然环紧了景姮的腰,她软的让他忍不住用力,窘迫又猜鸷的说道:“我是更好的么?”
    回应他的,只有景姮清婉的笑声。
    他欣喜的低头与她交颈亲吻,红唇含吮,每一次缠绵加深,湿腻的甜便渐渐蔓延着,直到三魂六魄都彻底沉陷。
    “阿婵、阿婵……”
    景姮急喘着气儿,涣散的目光慢慢聚回,眼尾的一抹红妩媚生情,抓住刘烈的手拍了拍,“唤那么多声做何,我听着呢,我瞧你倒越发更像彘了。”
    她总还记得他往日说的这个,趁机报复。
    “嗯,你说朕是什么?”
    他一用力就将她转过了身,赤色的帝服微乱,那神情倒和臂间的金龙一般,傲慢冷厉,只是他容貌生的太艳丽,佯装生气也好看的让景姮不怕了。
    “就许得你说我了,陛下。”
    往后微仰时,她髻间玉华翩翩,丝绫广袖缠着轻云披帛落去了腕下,冰肌玉骨之上只缀着一副滴翠镯,诱地他忍不住伸手去握,最纤细的那一处,还留着他的痕迹。
    淡淡的红印正在褪去,他捉着她的手腕高送到唇边,一张口又吸嘬起来。
    “唔~你轻些。”湿湿痒痒的感觉让景姮下意识躲闪,无奈这厮擒的太用力,还不光只吮那一处,火热的吻顺着她的手腕就到了小臂上,一个个红痕鲜艳夺目。
    她又错了,他若是彘,也是暴走山林里的野彘。
    繁星似的荧光开始飞进了水榭中,轻纱似云一般飘起落下,水一般流淌的月光让他们看清着彼此。
    “阿婵,我闻到味儿了。”
    景姮下意识的夹紧了下裳里的双腿,红着脸将他推开了些,“胡说,能有什么味儿?不许在这里乱来。”
    “当然是你想要朕的味道呀,你看这四下多美,不想试试么?”这样的时刻地段,刘烈可是不想浪费了,白皙的俊颜上满是蛊惑的笑意。
    他是愉悦的狼目发光,景姮却还在纠结,直到神情缓了些,雪润的双腕慢慢攀上的他的脖颈。
    “那你不准再那么凶了。”
    下午弄的实在重了些,几度极乐轮回的感觉到现在犹存,这样美的夜晚,景姮也索性放开了。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得到了她的应允,急迫要吃肉的猛兽瞬间出闸,将怀中温腻玲珑的身躯压在了桢楠台上,密密的吻炙烈的灼人,暧昧的喘息柔入了晚风。
    直到景姮发髻上的华钗落入了水中,惊起了涟漪,春情的味道已经浓郁。
    粉白的长颈颤颤,粼粼湖光荡在她的身后,实在舒畅不已,两人衣物还未褪尽,他便抵来了,燥炽的巨物狰狞在凌乱的丝罗中,烫的景姮不由分开了腿。
    “不许、不许进的太深。”
    萤火虫在他耳畔飞过,一闪而逝的光,映照着他妖冶的唇,缓缓勾起……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    说完,他就撞了进来,一冲到底,早就夹不住的浊液热腻瞬间被塞的泄了出去。
    作者菌ps:趁着晚上继续吃肉肉~
    御书屋异趣书屋一曲书斋海棠书屋?RоūSんūЩЦ(гоū書楃)點γZ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