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双夫1v2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Ρǒ-18.CǒM 水中搅弄h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这一下午两人就没再分开过,及至酉时,邓王后宫中来了人传话,请皇帝与皇后行家宴,刘烈那厮才放过了景姮,唤了人送水进来,两人一道沐浴。
    龙飞凤舞的红漆浴桶宽大,景姮软若无骨的趴在壁沿上,雪润的肩头微颤,身后是贴合过来的刘烈,又将她压的不得动弹,长指在水中拨弄的欢快。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”
    她皱着眉,媚红的眼尾还噙着一些泪光泠泠,浸在水下的细腰奋力扭磨,又被他按在了敏感处,惊的呼吸一促,嘶哑的声音都满是不耐和柔弱。
    刘烈含吻着她的耳垂,阴恻恻的笑着,手指是越抵越深,带着温水在嫩实的肉壁间搅动着,薄艳的唇微扬:“是阿婵说出不来,我帮你弄,还怪朕了?”
    虽是看不见,可指尖顶开穴肉的那一刹那,热烫的异液明显和旁的水不一样,扣动间,就惹出了一股又一股来,听着景姮哼哼颤颤着,刘烈就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    “这会儿不弄出来,等会儿万一出来了,可怎么好?你别动,晚上回来再喂你。”
    景姮无力的捂着酸胀的小肚子,热水浸泡的舒适让她下面无端放松,正合适了这厮乱来,越来越空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,特别是手指磨按着壁肉,极羞耻的有了快感。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    比起现在,景姮突然怀念谁也不理谁的时候了。
    现下时辰还早,不过待两人更衣完罢,去往后宫时,邓王后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,连大母姜氏也来了,虽说是家宴,广阳王却让依礼入座,刘烈只能牵住景姮去了上首,入席时还细心的搀扶着她。
    旁人只当没看见,倒是大母姜王太后不愉的开了口,略是婉约的声音缓缓:“陛下。”
    那是浓浓的不认可之意。
    刘烈正将茶汤递去景姮手中,趁机朝她眨了眨眼,便敛笑回正了身子,一瞬间变的威仪冷傲起来,向大母问了安好,姜氏才恭敬的有了笑意。
    摆满佳肴的华美案台下,景姮看着两人相握在一起的手,交叠的广袖上一侧是玄色的金龙腾云,一侧是绯红的凤鸟翱翔。
    这一刻的亲昵,只有他们知道。
    这时姜氏的目光才看向了景姮,论容貌姿态确实是无人能敌过此女去,也有几分皇后的仪态,偏偏她越看是越不喜欢,冷冷道:“今日既是家宴,有些话孤家就要说上一两句了,阿炽已是皇帝,子嗣之事便该重视起来,景氏一年余也不曾有孕,陛下就该早日纳定后宫,开枝散叶。”
    “母妃,陛下与皇后年纪尚青呢,怎可现下就提纳妃……”
    邓王后的话还未讲完,就被姜王太后厉声一喝:“莫不是要你这外甥女独霸未央椒房才对?”
    殿中还有诸多的宫娥内侍,邓王后的面色微变,眼看广阳王皱眉,她忙又道:“媳妇怎敢会有如此想法,只是他们成婚也不过才一年,阿婵也才将为皇后,还不曾主张宫事,纳妃的话太早了些,不若过些年再说。”
    察觉景姮将手外抽,刘烈用力的握紧了几分,偏执的不允她脱离。
    景姮暗暗的瞪了他一眼,虽然殿中的气氛不太对,但她是真的没生气,这么多年了她又怎会不知道刘烈的脾性,看似不羁却最是专情,爱定了她又怎么可能看别的女人,纳妃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,唯一的不愉也只是姜太后方才驳了她从母的面子。
    “放手,我是饿了。”
    她微微侧身,没好气的说到,下午他缠的太狠,弄的她现在腹中空饿的紧。
    刘烈这才松开了她,在乐人轻击编钟时,习以为常的开口去缓和大母与母后的争执,也幸而是姜太后最宠着他,他说什么也就很快的暂时改变了态度。
    不过她对儿媳与孙媳妇的敌意却并未减弱。
    这下,家宴才好好的开始。
    回宫时,刘烈固执的要景姮同乘一辇,天已热,大辇的内帷换做了宝珠华盖,两人并肩坐在一起望着夜空,这里的繁星与她在居焉时看的并无差别,只是那时拥着她的人是刘濯,现在则是他的弟弟,她的夫婿。
    “阿婵,我此生有你就够了,谁都不会要,知道么。”
    景姮将头枕在他的肩上,极舒服的弯起美眸,“知道知道。”
    她的态度实在有点敷衍,又一直望着星空,似乎在思虑着什么,刘烈依旧不放心,将她环的紧紧,沉声问道:“那你还在想什么?”
    “阿炽,我想恒光哥哥了……”她小声的念喃着。
    刘烈冷笑:“那阿婵知道朕在想什么吗?”
    他在想,是掐死她呢?还是操死她?
    作者菌Ps:来更新鸭~
    御书屋异趣书屋一曲书斋海棠书屋?RоūSんūЩЦ(гоū書楃)點γZ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