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之嫡女倾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百零八章 我要娶薛凝兰【二】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薛子轩看看屋里只剩下自己了。他也朝屋里喊道:“妹妹,我先走了啊!”
    海棠掀了帘子出来,送薛子轩出门儿。薛子轩让海棠回去,好好劝劝小姐,千万不要钻了牛角尖儿!
    海棠走了,薛子轩还站在那里,看了一眼薛凝兰屋子里的灯,微微地叹了口气,这段誉倒是想现在就娶薛凝兰,可现在的问题是,薛勇强和薛夫人的意思呢?他们是不是允许现在就将薛凝兰送过门儿呢?
    怕薛勇强和薛夫人的那一关,都不好过吧?看来,段誉的这一次啊,还真有得折腾了!
    再说段誉,他一鼓作气地跑到正厅,来到薛勇强夫妇的面前,低头就拜。
    薛夫人见了,连忙扶起:“誉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段誉心一横,腿一屈,干脆跪了下来,他红着脸,朝薛勇强说道:“薛伯父,薛伯母,您们二老生凝兰一场,养她一场也不容易,定是想多留她几年,但是,段誉现在离不了凝兰了,一离开了她,就吃不香,睡不香的。所以,段誉想恳求二老,现在就让段誉娶凝兰回去!”
    段誉的一番话,满坐皆惊!
    薛勇强瞠目结舌地望着段誉,居然说不出话来!
    倒是薛夫人微微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可是,你的年纪……”
    薛夫人的担忧,和薛宁轩倒是一样的,段誉年纪还小,自己照顾自己尚无三不了呢,他又拿什么来照顾凝兰呢?难不成,这薛凝兰一过门儿,就要做个老妈子,来照顾自己未来的丈夫?
    段誉听了,耿着脖子说道:“段誉年纪虽小,可也是个男人,男人就应该疼爱妻子,不让她操劳,不让她烦心,若是凝兰嫁给了段誉,段誉一定会好好对她,一生一世,只守着她一个人,不离不弃!”
    听了段誉的话,薛勇强总算回过神来,他伸手扶起段誉,笑道:“女婿啊,这男人三妻四妾是免不了的,这话,你也不要说得太满了。总而言之,你现在娶凝兰还真的早了些,要不,待你再长大一些,咱们再商议此事?”
    段正也被自己的儿子吓坏了,哪里有八岁的丈夫就要娶妻的呢?他摇摇头,喝道:“誉儿,你在说什么胡话呢?快快起来,不要让你薛伯父和薛伯母难做了!”
    薛凝兰今年及笈,刚刚十四岁,段誉才刚刚八岁,一个八岁的孩子,又怎么能成亲呢?薛府那么疼爱女儿,自然是不希望这个嫡出的女儿一出阁,就奶娘一般地照顾自己的小丈夫的吧?
    一侧的薛夫人,却似乎有所触动。
    她轻声问了一句:“誉儿,你的意思是,这一辈子,只会有兰儿一个妻子?”
    段誉点点头,说道:“我段誉此生得凝兰,一生一世,一双人!”
    薛夫人的眸子里,浮出隐然的泪光!
    这样的誓言,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何等的心动?而这世上,又有多少个男子,可以守着糟糖之妻白头终老的?
    但段誉,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,他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?
    薛夫人悄然拿出帕子,轻轻地拭了拭眼角,她苦笑道:“誉儿,你想娶凝兰的心我都明白,可是,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话,却不是轻易能说出口的……要知道,凝兰大你六岁之多……”
    但凡誓言,在许出的那一刻,都是真心真意的。但是,能守住这誓言,一生一世的,又有几人?
    段誉现在年纪还小。因为薛凝兰而心动。所以,他才会许下如此隆重的誓言。但是,十年后呢?二十年后呢?谁能保证,段誉对待薛凝兰,还是一如当初?
    薛勇强也在一侧笑道:“是啊,誉儿,男人的誓言,是不能轻易出口的……”
    段誉摇摇头,郑重地说道:“不,薛伯母,段誉这一辈子,只会爱凝兰一个人,哪怕她白发苍苍,段誉都会对她不离不弃。矢志不移!”
    段誉直直地跪着,无论怎么拉都不肯起来,他低声哀求道:“希望你们二老成全!”
    段正怒了,他上前,一把拉起自己的儿子,顺手敲了他一个脑壳:“小子,你在这里胡闹什么?”
    段誉脑袋被敲痛了,可是他不闪不避,只是固执地说道:“我没有胡说,我就是现在就要娶凝兰……”
    段正还待说什么,薛夫人在一侧,已经和薛勇强低声商量起来。
    过了半晌,薛夫人终于开口道:“这样吧,眼下已经近了年关了,这事,过了年再议,如何?”
    段誉的眸子里,浮出失望的光芒。可是,他更知道,薛凝兰身份不同,所以,若真要求娶三媒六聘是少不得的,所以,现在也不适宜操之过急。以免上薛氏夫妇心烦!
    想到这里,段誉说道:“好吧,段誉这一回去,就会求爹爹找人算出个良辰吉日出来,到时,就会上门求娶!”
    薛勇强还待说什么,薛夫人再一次开口了,语气也是淡淡的:“此事,还是容后再议吧!”
    段誉有些不开心了。
    这薛夫人怎么总是拦住他,不让他娶凝兰啊?
    什么容后再议,谁知道这容后,又要容到什么时候了?天知道,他是不想和薛凝兰分开的啊!
    倒是一侧的段正,面带歉意地笑道:“不好意思了,犬子操之过急了!”
    薛勇强对段誉甚是满意,再加上炎凌宇亲自上门,为之说媒,更让他赚足了面子。而段誉表现出来的对女儿的诚意,更让他开心,所以,他根本就不记得见怪这种事了!
    而薛夫人,一直面色凝重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!
    只不过,在看到段誉失望起身的时候,薛夫人淡淡地加了一句:“誉儿若是有空,倒可以经常上门儿来找轩儿他们玩的,年轻人嘛,总得多在一起,才会生出感情!”
    段誉一听,惊喜地回头:“多谢薛伯母……”
    说完,欢天喜地地和段正告辞而去了!
    段正走了,薛勇强夫妇送出府门,他看着对方的马车走得远了,忽然回头问薛夫人:“夫人,你怎么不肯让凝兰早过门儿呢?”
    在薛勇强看来,这段誉年纪虽小,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儿。他虽然自己三妻四妾,也不相信什么从一而终的男人,但对于段誉的誓言,也颇为心动,心里倒是想着,若是凝兰早些过门儿,也是一桩好事啊!
    薛夫人不愿意说太多,她只说道:“夫君您想想啊,现在段夫人身怀六甲,和硕公主远在塞外。若是此时让他们成亲,这段府之中,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。所以,妾身想着,等过了年,天气暖和了,段夫人也生下了子嗣了,和硕公主也回来了,这事若再议的话,才算是圆满啊!”
    薛勇强的心思一向简单,他听了薛夫人的话,点点头,说道:“都听夫人的!”
    薛夫人谢过薛勇强,然后,似满腹心事地回到了府里!
    再说段正,一上车就揪段誉的耳朵:“你小子,想老婆是不是想疯了?才八岁就要娶回家去?要是穷人家,可不得多一个人的粮食了?”
    段正在乎的,自然不是粮食。只不过,他觉得这段誉年纪又小,什么事都不懂,现在求娶人家的闺女,人家肯定不会答应的!
    段誉身子一闪,躲开了段正的魔爪,他不服气地说道:“哼,是谁说的,八岁不能娶媳妇儿的?难不成,大家都要等到了七八十岁再娶么?反正,我喜欢凝兰,我就要早些将她迎娶过门儿,你嫌她吃粮食,我养活她就是,又不是养活不起!”
    哼,段正还真小看了段誉,以他现在的本事,不要说是养活一个薛凝兰了,就算是养活薛府的半府人都没有问题。可笑的是,段正居然拿这种理由来搪塞自己!
    段正听了段誉的话,眼珠子都突起来了:“呵,誉儿,你还学会顶嘴了是不是?人家都说,娶了媳妇忘了娘,我看你娶的媳妇还没进门,你眼里就没爹了吧?”
    段誉听了,脸一红,说道:“那话可是你先说的!”
    段正若是不说,段誉自然不会这样反驳的。天知道,将薛凝兰放到薛府之中,他有多么不放心?还是住回了自己的院子里,才是自己的嘛!
    段正摇摇头,说道:“唉,誉儿,你真长大了……”
    虽然,段誉的年纪不算大,可是,看他的样子,一言一行的,哪里不象个大人?
    段誉扁了扁嘴,段正又说道:“可是,你想过没有?你的姐姐还在塞外苦寒之地,难道说,你就不能等她回来么?”
    段誉差点说出来,我就是想娶了媳妇儿,赶快去塞外找姐姐呢!
    只不过,这话,是不能说出来的,因为,段誉若是说出来的话,他不但不能找姐姐,怕这媳妇儿,都没法子娶进门儿了!
    现在,段誉只能安慰段正说道:“父亲您放心好了,姐姐的身份可是公主,这天底下,谁敢对公主不敬的?再说了,这马上不就要过年了不是?年前肯定是娶不了媳妇儿的不是?所以啊,过了年,我们快些找人算日子什么的,到时,算着算着,姐姐就回来了,我的媳妇儿也娶成了,……到是,双喜临门,岂不是皆大欢喜?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